文化 Culture

环保主义的暴力面

一本新书认为,环保主义起源于冷战时期为了军事目的而荼毒环境的计划。

Article image

 

《武装大自然:灾难环保主义的诞生》
雅各布·达尔文·汉布林
出版社:OUP USA,2013


自从1970年第一个地球日以来,气候科学家们就明确指出,我们对大自然的变暖迹象视而不见,最终要自担风险。不采取行动的最终结果就是我们的地球变得不适于居住。雅各布·达尔文·汉布林的《武装大自然》是一本重要的新作,它从一个经常被忽视的历史视角,解释了今天气候变化争论中的不协调。

 “如果没有美国军队资助的科学项目,我们是不可能发现全球变暖的,”汉布林断言。目前提出的那些抵消碳排放的地球工程手段,如向海里倾倒磷酸铁来刺激浮游生物繁殖,都是这项早期联合工作的遗产。

汉布林是俄勒冈州立大学的教授,也是一位研究冷战期间全球科学、技术和环境的专家。他提醒我们,今天所谓气候怀疑论者们(即那些对人为全球变暖概念嗤之以鼻的人)的政治“鼻祖”,当年却热衷于出于军事目的而操纵环境。

他指出,马来亚和越南的冲突都被用作环境变异武器的试验场,而这些武器最终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被禁止。试图控制季风等整个自然系统,是美国武器研究的焦点,其目的就是探索生物和辐射战争的可能性,以便将全面战争的伤亡人数最大化。 

后来,中央情报局测算出全球变暖有可能损害苏联的谷物收成,西方则会因为有大量粮食作物而占据上风。气候变化减缓努力被搁置,正是因为苏联遭受的打击更大,而自由市场会让西方更快地复苏。 

为了迎接可能发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西方国家领导人们寻求制造能够造成广泛“疾病、饥荒和实体破坏”的新时代武器。能够暂时造成敌国民众失去行动能力的LSD等迷幻剂,被认为是更加“人道”的战争手段,但事实证明其效果是不可预测的。

许多此类计划中都包含有巨大的环境变化。比如,改变洋流的方向来融化两极冰盖,淹没沿海城市,以及用火或化学品剧烈改变天气,造成大范围落叶。一旦拥有了充分的特大数量运算计算机技术,旨在控制整个生态系统的计划就成了最尖端的研究。驾驭地壳构造力量来引发火山爆发或地震的研究也是如此。比如,把一颗原子弹放在恰当的位置,就能形成一场人造海啸,彻底摧毁敌人的港口。(不过,最终军事当局得出结论说直接对敌人进行核攻击代价更小,效果更大。)

汉布林在书中阐释了生物多样性并非不成熟的嬉皮观点,而是原子时代焦虑的衍生物。科学家们认为“多样性的保护”对于总体战争结束后食物链的恢复至关重要。也就是说,如果有幸存者能够成功地从防空洞里爬出来的话,他们将面临一个核冬天。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艾尔·戈尔的父亲阿尔伯特·戈尔在1951年敦促美国国会用裂解的钚划出一个缓冲带,这样就能在不扩大战争、轰炸中国的情况下打破南北朝鲜之间的僵局。他的意见被搁置起来,但短短几个月后,亚洲爆发大规模的天花和瘟疫,引发人们对美国发起生物战争的指责。显然,对于美国这个超级大国将毁灭粮食、辐射和细菌战作为战争手段的恐惧并未消失。

汉布林写道:“在对这些指责的反应中,引人注目的是有很多人急着证明美国的清白,却几乎没有人怀疑美国会这么干。更没有人想到,如果美国会这么干的话,世界其他国家将是多么不堪一击。 

六年后的1957年是国际地球物理年。这被视为科学合作大突破,因为有67个国家开始共享它们的知识。从海洋背景辐射水平到永久冻土深度等基础数据都是计算机建模和博弈论所需要的。汉布林深入挖掘了鼓励军队将这些发现武器化的政治因素。民用无人机和现代种云技术只不过是个时间的问题。 

早期的大气层核试验让很多人对其无意识的天气影响都感到焦虑不安,更不用说其潜在的核放射尘了。汉布林写道:“‘百眼巨人行动’是美国在南太平洋秘密进行的一系列高空核爆炸试验,但其结果只是证明了人类活动对于大气的影响有多大。”

根据国际协调的结果,国际地球物理年的参与国之间应该进行数据分享。但是,《纽约时报》揭露说,1958年美国“给地球盖上了一层放射的‘薄幕’,笼罩了全部人类居住区,而‘其持续时间迄今都是秘密’”。当这些原子弹在范艾伦辐射带爆炸时,其光圈效应对经过的航空器来说清晰可见。 

汉布林指出:“爆炸产生的辐射已经被吸入地球磁场,四处散开并围绕地球长达一个小时甚至更久。地球磁场布局的这个变化……将持续多年。这就是一个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人类能对大气层造成清晰可见的长期影响。”氢弹背后的主要科学家之一爱德华·泰勒在1962年夸口说:“我们知道如何改变电离层,因为我们已经这么做了。” 

汉布林对于冷战时代欧洲和美国档案的分析公正而广泛,最终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他揭露了在一项为精英的杰森集团(美国政府科技顾问团)进行的保密军事研究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地球物理学家戈登·麦克唐纳所写一章的题目直接就是“如何破坏环境”,臭氧耗竭和气候变化赫然在列。

《武装大自然》回顾了在绿党和保守党人士发出严厉而绝望主张之前的那个时代。汉布林把当时的情况简洁地归纳为:“卡桑德拉遇上耶利米”。

简·麦克贾克曾任英国《独立报》的记者,从事亚洲、拉丁美洲和中东地区的环境问题与生态灾难的报道。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不可思议的发展

中情局正在资助一项探索地质工程适应环境变化负面影响的可行性研究,但这并没有任何意义。来自《琼斯夫人》的报道:
http://www.motherjones.com/politics/2013/07/cia-geoengineering-control-climate-change

Spooky development

It's worth noting that the CIA now is funding a study about the feasibility of geo-engineering to adjust ill effects of climate change, acc to Mother Jones
http://www.motherjones.com/politics/2013/07/cia-geoengineering-control-climate-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