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中国环保力量的觉醒 ——纪录片《唤醒绿色虎》

电影制作人马求实和史立红接受了中外对话的采访表示,保卫虎跳峡的故事是中国当代环保运动的转折点。

Article image

环保纪录片《唤醒绿色虎》在获得华盛顿“格兰特海姆环境新闻奖”等多个奖项之后,今年9月获得了凤凰视频纪录片大奖——“绿色中国奖”。这是这部关于中国的纪录片第一次在中国得奖。影片由加拿大资深导演马求实和中国独立制片人史立红联合制作。  

中外对话:为什么要做这么一部片子?又为何选择虎跳峡这个故事?

马求实:我以前做过另外两部重要的环境纪录片,一部关于苏联的激进发展和保护北极的环境运动,另一部关于美国核污染和民众抵制运动,关注的焦点都在环保运动的兴起。中国是新兴的大国强国,所以,我也早有计划做一部关于中国环境运动发端的片子。 

最后选择虎跳峡,有两个重要的契机。到中国展开调研的第一周,我就见到了汪永晨、马军、刘鉴强、于晓刚等中国环保领域的领军人物,他们也是虎跳峡运动的参与人。这些人都给我讲了虎跳峡的故事。也提到,当时在南方周末任职的刘鉴强(编者注:刘鉴强现为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总编辑)关于虎跳峡的文章发布后,温家宝总理立刻下令暂停虎跳峡项目。同时,在这次调研中,我通过于晓刚看到了《怒江之声》这部纪录片,我非常喜欢这个片子的拍摄方式。后来我认识了这个片子的导演史立红,了解到她从2004年就开始拍摄关于怒江和金沙江老百姓反对建坝的故事,这些珍贵的视频资料使得《唤醒绿色虎》成为可能。 

中国共有约2万座在建或建成的大坝,基本没有遭遇过反对的声音,却在虎跳峡这样一个绝佳的大坝选址处,放弃了修建计划。对我来说,虎跳峡在中国环境运动史上的作用越显意义非凡。

中外对话:这部片子中,在滇池边围湖造田、除四害赶麻雀这样一些珍贵的画面,在别处从来没有见过,请问你们是如何获得这些内容,又是如何将这些内容组织到电影中的? 

史立红:这些是史料,部分是买来的,部分是通过特殊渠道获得的。

《唤醒绿色虎》有两条主线,一条是保护虎跳峡的行动,另一条是中国人环保意识转变的历史。第一条主线,从NGO和萧亮中的呼吁、宣传,到最后当地民众自己来宣传并发动保护,这是保护虎跳峡的行动本身;

第二条主线,从20世纪50年代“人定胜天”到2000年前后以环境为重的态度转变,是中国人环保意识觉醒的大历史背景。我们看到的全民大炼钢、围滇池造田,以及全民赶麻雀,就是那个年代中国人对待环境的态度。

中外对话:过去几十年中,中国人对待环境有什么样的改变?

马求实:有两个不同层面的改变。第一,政府的政策转变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政府的态度就是人定胜天,经济发展是第一位的。随后,政府则已经将环境的重要性摆到更靠前的位置。 

第二个改变是,公众开始表达利益诉求了。在七十年代,他们可能并不同意政府的政策,例如围滇池造田,但是不敢表达;在2004年之后,老百姓可以表达了。这个是很大的变化。

中外对话:这部电影在世界上得到什么样的反响?

马求实:本片从2011年9月开始,在加拿大、美国、巴西、马来西亚、印度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放映,获得了10个大奖。其中2013年12月获得华盛顿“格兰特海姆环境报道奖”(Grantham Prize)的“特殊报道奖”。该奖的目的在奖励“有潜力带来建设性改变”的杰出环境报道。

由于讲的是民间行动,普通人的故事,这部片子也得到了公众的广泛欢迎。一个原因是,国外的人不了解中国,大家平常看到的都是中国的官方政策、活动,这次很不一样;更重要的一方面,中国能够通过公众运动保护自己的环境,对他们是非常大的鼓励。

在柬埔寨、越南等很多国家,故事对他们来说很新鲜,也很难想象。与此同时,他们也面临相似的情况,因此很受触动。有一位叫做Cynthia Chong的环保主义者写信给我,说他们希望能把这部电影翻译成本族语言,以便在当地传播。

Cynthia Chong女士来自马来西亚萨巴州山打根市(Sandakan,Sabah),是一个名叫“东南亚可再生能源人民大会”(SEAREPA)的NGO网络的成员,这个组织由80个NGO组成。

她在加拿大的一次放映会上看到了《唤醒绿色虎》,征得我同意后在他们的大会上放映了这部片子。后来有15个人站起来,希望把片子翻译成他们自己的语言,让更多的人看到。 现在有10个不同语言的志愿工作小组正在同步翻译这个片子。 

一位参与者说:“这个片子并没有告诉我们是该建还是不该建,而是让我们看到公众参与可能产生的影响,以及民主的意义。”

中外对话:你们怎么看待中国环境运动中的公众知情权问题?如影片所述,在虎跳峡的故事中,很多群众并不知晓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史立红:现实是,公众根本就没有知情权。萧亮中是自小在金沙江边长大的人类学家,懂得金沙江的自然和人文环境的重要性。他知道建大坝的危害,所以2004年得知大坝施工之初,他就努力帮助乡亲们知情,并通过媒体和NGO来让公众知道虎跳峡要发生的事情。

次年1月,萧亮中去世,我们一批学者、NGO人士,帮忙做了虎跳峡流域的资料汇编,包括联合国人权宣言、中央关于知情权的文件,也包括媒体报道。我们把资料发给当地的老百姓。

这对老百姓了解自己的处境、维护自己的权利很重要,但以前他们没有渠道获得。

现在金沙江的公众意识是怎样的?比如村民中有一位丁大妈,后来每天必看云南新闻联播和中央新闻联播,还让儿子给她订了人民日报,了解政策导向。他们也开始知道开发商和政府不是一回事,不会轻易上当受骗。

他们就像萧亮中一样认识到:“你哪怕用黄金把这条金沙江河谷铺满,也换不来这条自由流淌的大江,也换不来我们的家园!”

 

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编辑刘琴对此文也有贡献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唤醒绿色虎》全球联系方式

有兴趣的观众可通过联系以下机构观赏《唤醒绿色虎》的中英文版本。
中国:北京野性中国工作室
美国:洛杉矶Video Project公司
其他国家的用户请登录网站 www.facetofacemedia.ca

影片可在网上观看。如需要影片新闻资料,请联系影片导演[email protected]
谢谢。
加里·马库塞(《唤醒绿色虎》导演)
加拿大

Finding a copy of Waking the Green Tiger, worldwide

As the director of the documentary Waking the Green Tiger, here is information about how to find a copy of the film, in English or Chinese versions. In China please contact Wild China Films in Beijing. In the USA please contact The Video Project in San Francisco. Elsewhere you can find it on our website at www.facetofacemedia.ca

Media can review it online. Press kits are available. Please contact me at [email protected]
Thank you
Gary Marcuse, Vancouver.